郁慕明谈新党人士遭调查:他们根本不够条件搞情报

发稿时间:2020-10-28 14:18:27

和安眠药差不多的药在药店能买到吗【需.药+Q2436ㄨ2080】朋友介绍了这家★五年老店★24小时接单★药效保证,全国保密出货,无需打开直接添加联系方式,无效包退.→【需.药+Q2436ㄨ2080】朋友介绍了这家★五年老店★24小时接单★药效保证,全国保密出货,无需打开直接添加联系方式,无效包退.“黎刹日”菲律宾民众自发纪念民族英雄

外媒:国际奥委会批准俄国旗亮相平昌冬奥粉丝之家

  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修订背后

  为一字跑遍全国 为一词修改十余次

  增添“初心”“粉丝”“截屏”“二维码”“卖萌”“拼车”等新词新义,书的每一页都印有二维码,用手机一扫就能从《新华字典》APP上查看当页所有字……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一经发布,就冲上了微博热搜,话题阅读总量高达7800多万。

  别看《新华字典》的“个头儿”不大,却包含70余万字、成为亿万中国人认字学字“不说话的老师”;别看《新华字典》已“70岁高龄”,却每隔几年就会“升级换代”,更新最新的知识。

  《新华字典》修订要经过多少流程?如何确定增加的新词?谁来参与修订?……10月下旬,新京报记者专访了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修订的主持人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程荣,揭秘《新华字典》修订背后的故事。

  修订字典过程体会工匠精神

  接到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的修订任务,程荣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状态:责任重大,压力也大,虽然有多年的工作经验,但修订字典这件事从来都是越做胆子越小。

  事实上,程荣与《新华字典》修订工作的渊源由来已久。从1956年起,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作为编修责任单位,开始主持《新华字典》的修订。2002年初,语言研究所决定进行第10版修订,程荣成为了此次修订的主持人。此后,她又配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、学部委员江蓝生先生参与主持了第11版的修订。

  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的修订自2013年6月开始筹备,于2015年正式规划并逐步启动,直至2020年8月正式亮相。筹备时间近两年,全部时间长达七年。对此,程荣表示,准备工作做得越充足,在实际的修订中遇到的困难就会越少,修订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越大。

  “我们前期要学习国家各项方针政策,搜集整理新资料,对之前修订的遗留问题进行考察调研,对所涉学科最新成果、专家和读者意见分析汇总,对第11版与国家各项规范标准及规定做差异比对等等。”在充分的准备之后,作为此次修订的主持人,程荣要提出修订方案,主要包括修订计划、基本思路、修订内容、操作规程、运作方式等。

  此后,经过有重点的多方征求意见,对修订方案试运行,根据实际微调细化,最终才确定修订方案并正式运行。

  在程荣看来,作为品牌辞书,《新华字典》的修订不是新编,不宜另起炉灶去改变原有的主旨风格,否则就难免会失去已有的读者群。但延续和保持原有的风格特点,不等于不能创新,推出修订版,就是为了更好地跟进时代,因此也就恰恰需要在修订中有所创新。

  为了保持传承和努力创新,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修订中设有跟进汉字规范标准、增补新词新义、补正地名类字条释文、改进《部首检字表》、更新附录等几十个专项,对诸多内容进行了梳理统查和修订完善。

  80后的副研究员付娜和张永伟都是第一次参加字典修订工作。付娜表示,对自己而言,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,“这样的修订方式,能够培养锻炼中青年参编者的责任担当意识,也便于在执行中对专项问题有一个比较全面、深入的考察了解,在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过程中,得到修订主持人的指导,在各抒己见的充分讨论中,受到修订组多位老师的启发,使得像我这样的新手有着较为快速的成长。”张永伟也表示,自己在完成每个任务的同时,潜移默化地接受到了许多正规的训练,受益匪浅,“参与修订过程中,我体会到了什么是‘工匠精神’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为了更好地完成修订工作,第12版修订组由50后、60后、70后、80后的老中青不同年龄段的人员组成,专业研究背景涉及文字学、词汇学、语法学、辞书学、计算机信息处理等多个方面。“《新华字典》是一本普通语文字典,各个专业都会涉及,所以我们修订组成员有着不同的研究专长。而且,在年龄上老中青都有,主要是考虑到传帮带,今后不断有优秀的中青年接续,薪火相传。”程荣表示。

  为了一个字,北上南下东进西出几千公里

  “修订的大量工作不是从70万字的《新华字典》本身能完全看得到的,在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新书的背后有很多艰辛。”程荣如是说。

  作为一本工具书,写进《新华字典》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准确的。而为了“准确”,修订者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
  在字典的第363页和408页,有这样一个看似着实不显眼的字“公式”,后面标注着字的读音和用法,分别是“ōu,陈~(地名,在山西省高平,‘公式’现写作‘区’,音qū)和“用于地名,邹~(在江苏省常州,今作‘邹区’)”。别看只有短短几行说明,这背后是程荣为了确定这一个字用于地名时的写法和读音,分别跑到江苏和山西两个省的乡镇做实地调查。

  2013年,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发布,涉及8105个字,其中,就有属性为地名的三级字“公式”。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大词典》里收有该字在江苏的“邹~镇”,注音为:Zōuqū Zhèn,还收有山西的“陈~镇”,注音为:Chén’ōu Zhèn。

  《新华字典》能不能直接以此为依据为该字注音释义呢?从所涉地图上发现写作“邹区镇”“陈区镇”不算少,电话咨询当地“陈区镇”的“区”的读音,无法证明读ōu,这就跟旧有资料存在出入。为确保对“公式”字用于地名时注音释义的准确性,必须到当地调查,直接获取第一手最新资料。

  在常州郊区,程荣穿街走巷专门找老房子,最后在将要拆迁的老旧房屋门牌上模糊地看到“邹公式镇”的老写法,也看到了后来的新写法。“江苏的这个弄清了,接着就剩山西的这个了。如果在字典里只体现江苏这个邹区镇也是可以的,但内心还是觉得要到山西当地调查清楚,把山西用到这个字的事实补上,才能心里踏实。”程荣在2019年9月北上,到了山西高平。

  此时,距离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修订完稿已然时间不多。“最后在实地调查时见到了一份地名变更的官方批复文件,上面写着‘同意陈公式镇更名为陈区镇’。还在当地的一本地名志里查到了相关条目,跟官方批复文件正好能对应上。这时总算弄清了这个地名变化的来龙去脉。”程荣告诉记者,直至2019年10月底,才最终确定了对这个字较为周全的修订方案。

  像程荣这样的实地调查,在《新华字典》的多次修订过程中,数不胜数。她说“坚持实际调查、以事实为根据,是语言研究所进行学术研究和编修字词典的传统。在修订《新华字典》中,也承袭了这个传统。为了在第11版和第12版里进一步处理好地名用字,我们已坚持实际调查十来年。曾北到黑龙江黑河调查过瑷珲镇的写法,南到广西宾阳县宾州镇调查过呇(mèn)塘村的读音以及灵川县大圩镇嵅(dǎng)村的写法和读音,东到浙江苍南县调查过舥艚(pā cáo)镇的写法和读音,西到甘肃积石山县调查过癿(bié)藏镇的写法和读音……几乎跑遍了全国,而且大多是下到最基层的乡镇村屯调查。”

  “打卡”的释义曾讨论十多次

  《新华字典》历久而不衰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与时俱进。在每一版的修订中,都会适当增补一些新词。

  一个新词,要如何给它“下定义”?程荣解释,每个人对新词的理解不一定完全一致,因此需要综合考察现实语料,先拿出一个释义初稿,用诸多用例进行验证这个释义是否能涵盖住较为稳定的主要用法,在修订组集体充分讨论基本达成共识之后,再到组外征求意见,最后由主持人确认。

  比如这次增加的词条“打卡”。上班“打卡”比较常见,到某个景点“打卡”一般人也了解,但是家里有孩子的同事就提出来,还有各种学习课程打卡的用法。这些意思怎么设立义项?哪些意思可以归纳概括放在一个义项下?涉及的都是一些细小而重要的问题。程荣回忆,仅为“打卡”这一个词,就来来回回反复讨论修改了十多次。

  “一个拟补新词的意义用法弄清楚以后,还存在着该怎样用适合字典的语言准确简明地解释好的问题。因此有时还要请熟悉字典的专家来一起商量,提修改意见。”程荣说,看着增补一个新词很简单,实际上落实到位往往是很费力的。从初稿到基本定稿,经常要反复修改多次,形成最后定稿并非易事。

  最终,“打卡”的释文定了。在《新华字典》第12版里,“打卡”的第一个义项释为“用磁卡等贴近机器的方式,记录上下班时间”;第二个义项释为“指完成学习、参观等活动并用特定方式记录”,配例选用了典型常用的“古诗文背诵打卡”和“打卡故宫”。

  事实上,这样的讨论在修订中时时刻刻都在发生。“每个新词的释义和举例大多有过最初是两三个方案的经历。组内经过讨论尽量先形成一个比较一致的倾向性意见,如果意见不集中,就征求责任编辑或所里专家的意见。”程荣表示,虽然有“后援”,但是作为修订组,自己一定要先下功夫进行充分的研讨,形成较为成熟的新增词条稿,一个方案或多个方案,并附上相关资料,再去征求意见。

  什么样的新词才会被收录到《新华字典》中?程荣表示,字典选词有着鲜明的特点,“首先是对新语料的观察积累,然后根据规范型字典的基本要求和《新华字典》自身的特点进行筛选。”程荣透露,选新词主要有三大原则,一是普遍性,也就是说,使用范围要宽,不能只在网上或其他有限领域里用,而未走进大众日常生活。二是稳定性,也就是说,收进的新词需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有生命力,而不能是昙花一现。三是规范性,也就是说要符合汉语、汉字的形式规律和发展规律。

  一些难查部首的字补入《难检字笔画索引》

  碰到不认识的字,一般是先查部首,再根据部首查到这个字在哪页,了解这个字的读音和意义。这是大多数人使用《新华字典》查字的顺序。但是对于不熟悉汉字结构,也不知道哪些字本身就是部首的低年级小学生而言,认出全部部首已然是挑战。

  “曾有小学语文老师和小学语文教研员向我们反映这个问题,说像龙、黑这样的部首字,很多小学生不知道它是部首,就没法儿查字。”程荣解释,这个问题其实在第11版修订时就曾研究考虑过,但是当时比较纠结,暂时没能拿出很好的解决方案,所以就没有改动。

  此次修订时,这个问题再次被“放在了台面上”。“我们这次又专门找到了有关的老师、教研员征求意见。因为作为小学生来讲,确实在查字典上遇到了困难。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不能误导小学生,让他以为这不是一个部首。毕竟查生字还是要先从部首查起,这个习惯应当养成。”程荣说,综合考虑之下,本次修订就把这些部首字收到了《难检字笔画索引》里,“这样既解决了小学生查部首字有困难的问题,也不会因此而出现引导孩子不重视学习认识汉字部首的倾向”。

  为了《新华字典》的小读者,修订组所做的努力不止于此。从有利于引导小学生正确书写汉字的角度出发,这次修订分立了个别的附形部首,例如,主部首“牛”的笔顺是“撇、横、横、竖”,其附形部首“牜”的笔顺是“撇、横、竖、提”。把二者分立后,序号不变,一前一后相随,主部首“牛”下有“犁、犟”等,附形部首“牜”下有“牡、牧”等。在“多开门”的字里,增加“鴉、鵬”等字,协调了繁体字与简化字的处理……虽然只是点滴变化,但足以窥见修订组的良苦用心。

  核实更新《世界各国和地区的面积、人口、首都(首府)》,把新元素字增补到正文和《元素周期表》中,吸收学界已达成共识的语言学最新研究成果……每一项改动都要以权威资料为准。谈及《新华字典》的修订工作,程荣说得最多的是谨慎,是认真,是专业。

  “《新华字典》几十年来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,很多人在查字典的时候,以《新华字典》为规范权威判断对错。我们作为《新华字典》的修订者,必须始终保持和发扬语言研究所的优良传统,以学术研究为导航,认真严谨地对待每一处改动,处理好每一个字的增、删、改、调,不辜负大家对《新华字典》的这份信任。”程荣如是说。

  每一版发行之时,也是下一版的修订工作开始之际。程荣表示,不断修订完善《新华字典》,与时俱进,更好地满足广大读者的需求,这是语言研究所的常态化工作之一,“新版《新华字典》出版后,为进一步做好今后的修订提升,在相关的攻关调研和资料搜集等诸多方面仍继续保持常态化。”

  新京报见习记者 杨菲菲

【编辑:罗攀】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责编:热播